楠鸢北调

绿间单箭头高尾的设想吧

绿间真太郎平静地参加高尾和成的婚礼,同样地,绿间真太郎也是以这样的态度参加了高尾和成的葬礼。

在高尾和成的婚礼上,绿间真太郎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意祝福新婚的夫妇,然后寻了个角落坐下,被淹没在众多宾客的贺喜声中。而在高尾和成的葬礼上,已经老去的绿间真太郎用昏花的眼定定地凝视着,凝视着这位很久很久没有联系的高中同学的遗照,遗照上老人笑得慈祥,那滴静静淌过皱纹横生的脸颊的眼泪,被淹没在高尾和成的子孙们哀切的泣声中。

在高中时,高尾和成在前辈宫地清志的告别仪式结束后一起走回家时曾以其一贯的轻浮态度问过绿间真太郎:“小真喜欢高尾和成吗?”绿间真太郎以为自己早就忘却了这个细节。

但他没有。

绿间真太郎的记忆在随着年龄增长而消逝,应儿孙们的愿望,他讲述了自己所记得的,久远的过去里的自己的故事——篮球天才,同时也是医术精湛的绿间院长。

“那么,父亲喜欢高尾和成吗?”绿间真太郎坐在病床上,提起年少时的青春热血眼神依然明亮,听到女儿的问话之后,依稀想起当年高尾在路灯下问出的相似问题。

“……不喜欢”
脱口的也还是同样的答句。尽管两次问者都听出相反的意味。

绿间真太郎一生未娶,只收养了三个孩子,没有人知道原因。

又过了一段时间,绿间真太郎已无力再从病床上坐起,他眼睛已经看不清什么了,也知道有人在病房里安静啜泣着。

绿间真太郎动了一下手指,他所收养的唯一的女孩绿间亚子凑上前去,侧耳倾听后感受到的是养父最后的温暖的,急促微弱的吐息,以及那个模糊不清的词“……约定”

绿间亚子低声在这位可敬的老者耳边说了一句话,于是,绿间真太郎永远地闭上双眼,露出生命中最末一个微笑,而那一天,承载着绿间亚子生命中的第二次亦是最末一次哭泣。

绿间亚子站起来,向医生与护士示意,于是白色的床单便盖在了那具曾经强壮如今瘦骨嶙峋的尸体上。绿间亚子看着真真假假悲伤着的众人,不容置疑地用手势制止了即将打破沉默的哭嚎。

绿间真太郎的坟墓在高尾和成的坟墓的附近,是除了高尾和成的妻子以外离高尾和成的墓最近的地方。

在此,绿间真太郎仍像生前一样,只是静静地,静静地眺望着一个他“不喜欢”的人。绿间亚子以遗嘱为名,一手揽下其养父的医疗及慈善事业并进行发展,独断专行的背后,是绿间真太郎的回忆录完成后的某日,父女之间的一个约定。

绿间亚子永远无法忘记,那时她的父亲已忘却许多,一个人坐在病床上不知在想着什么,上前询问时,父亲的表情就好像去世时脸上带着的微笑,但多透了一点点落寞,少了一点点安心。

绿间真太郎说:
“我希望能葬得离他近一些……
他曾是我的知己,仅此而已。”

能看见死神的眼睛(1)

注意:文笔糟糕,慎入
是可以看见死神的绿间君和倒霉透顶的高尾君的故事。
大量私设请注意
非常无趣请注意

       

       绿间初识高尾之时,拥有鹰眼的少年背后尚无那可憎黑影。

        高尾实在是个倒霉透顶的人,往往上一秒他刚避开一个从天而降的花盆,下一秒可能就撞到端着水盆的谁被泼一身水,大概正因倒霉,高尾练出了躲避各种倒霉事的好身手和强大的心理素质。他似乎总是笑嘻嘻的,从未露出沮丧或气馁的表情。

         至少绿间先前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家伙:倒霉却很顽强,跟谁都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脾气好得不行,一边嚷嚷着要和自己成为最佳搭档,却成天嘲笑自己的尽人事之举(问题是这家伙边嘲笑还边帮忙),运气低迷到谷底还要和尽人事的自己猜拳骑板车……

          高尾很懂分寸,至少从来不会像黄濑那样动不动就扑别人,可能是怕因为他的倒霉病菌会传染吧。

          后来绿间变了,也慢慢对搭档上了点心。比如绿间尽自己的人事时也会记得偷偷带上高尾的一份,绿间对自己的解释是为了培养默契,两人一天到晚呆在一起,改善高尾的运气对自己也有好处。

           而当终于被传染了神棍病毒的高尾也开始看晨间占卜时,某个误以为自己时来运转的家伙才终于明白了老妈子的一番苦心。

           在被直白地揭穿后,绿间冷哼了一声,把天蝎座的幸运物钢笔往高尾面前一丢,就径直离开了学校。第二天就一直对高尾置之不理(原来至少还会说“去死”的啊那天是彻底把高尾君当空气了!!!——高尾语)在第三天放学时,因身后人的黑气不停冒冷汗的高尾,在第一个红灯时,听见绿间终于用那样平静而理所当然的语气开口了:“我喜欢你”。

        实话实说,高尾终于听到自家小真(等等已经默认是自己的了吗?!)说话时吓了一跳,心里波涛汹涌,面上发烫,语气却非常平淡地“嗯”了一声,于是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一段非常平淡而短暂的,连牵手都没有的恋情。

         而在这段恋情的第十三天,绿间在高尾背后看到了小时常在父亲医院里濒死病人身旁,那个熟悉又可憎的,像一团雾凝结而成的黑影。

十二年以后的再见(1)

注意:文笔糟糕,画风清奇,慎入
本篇应该比较明骚emm

      

        在少女得要死的猫咪咖啡馆里伪装服务员蹲守某黑•帮•老•大结果不小心遇见阔别已久的搭档兼友人怎么破?!(。ò ∀ ó。)话说黑•帮•老•大居然选择在这种地方与对方接头真的没问题吗?那群杀意满满一身肌肉的人们也太明显了吧!就算是为了隐蔽也完全没能隐蔽什么的真的不是脑残吗?高尾经过十二年的成长终于长成了合格的吐槽役。管他呢反正干完这一票就回老家结婚!(划掉)

         高尾目瞪口呆呆若木鸡鸡飞蛋打……打住!一句话,是高尾端着手上的盘子一边往前走一边胡思乱想结果撞上了绿间,还引来“客人们”的侧目。那绝对是小真!高尾敢打包票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头发是这么极品的原谅色的也是没谁了吧。但是小真到底是为什么会往这种地方跑啊!喂喂最讨厌猫咪的人设崩掉了吧!高尾在内心咆哮。

        绿间有点愤怒地低头,仿佛是在用傲人的身高俯视众生,看到高尾突然一怔,很明显也是认出了高尾。高尾觉得自己冷汗直冒,决定堵住绿间的嘴,毕竟万一暴露了自己这特工就不用做了不是?于是终于反应过来的高尾一边拼命向绿间使眼色一边露出青•楼•老•鸨一样hentai的讨好笑容。

         “高……”
         “非常抱歉这位客人,我将赔偿您衣物的费用”
         “不必了,并不碍事。我希望从贵店领养一只猫作为宠物送给我的女儿”绿间看着自己外套上的咖啡渍,面不改色地提出来意。

          woc那位主居然学会演戏了吗?等等女儿?小真都有孩子了?高尾的笑脸僵住,内心是一片澎湃的大海,可惜条件不允许,只能接着闷骚下去。

         于是就去找了店长解决了这件事。

         于是十二年后曾经的板车组就这样草率地再见了。

        以及高尾拾得绿间名片*1

        这是绿间嫌弃地抱着领养的小猫走后警•方把黑•帮•老•大——的小弟们一网打尽之后(结果发现“老大”其实也是小弟)高尾在快餐盘里发现的。噫高尾觉得关于绿间留下名片的原因这点这才是他要处理的终极迷题。

妄想

文笔糟糕,慎入
ooc致歉
甜,迟到生贺
设定进入不同大学的高绿心心相印在一起×同居但还没公开
 
        高尾早早回了家,手忙脚乱布置好了现场,然后托着下巴坐在桌前。
       
        小真回来了,家里静悄悄的,一片黑暗,这时高尾酱突然“啪”地打开灯,拿起喷彩带的小道具向空中一喷,然后喊:“Surprise!生日快乐!”
         小真看着装饰了爱心气球的场地,一脸惊讶,手上拎着的东西掉在了地上,高尾酱就帮忙提走东西然后笑眯眯递来一罐小豆汤。
         小真一脸幸福地喝掉小豆汤,然后搂着端菜上桌的高尾酱:“和成,你对我真好~”再傲娇地别过脸,任由高尾酱把小真扑倒接着这样那样~♥
         以上是书房里流着口水的高尾的妄想。

         事实是绿间回来时家里确实一片黑暗(高尾拉上了窗帘),他往前摸索灯的开关结果踩爆了一个气球,惊醒过来的某个妄想者马上摸黑从书房冲向玄关开灯,把之前布置的彩带和气球弄得乱七八糟。

          打开灯,彻底懵了的绿间看见家里一片狼藉,强压下把手上珍贵的信乐烧丢到高尾的冲动,额头上就差爆出一个“井”字:“笨蛋尾!”那关键时刻不顶用的小道具也很给力地没有喷出彩带。看着绿间的一脸黑气,高尾识趣地灰溜溜进厨房端菜并把家里打扫干净,好好的生日大餐高尾食之无味,冷汗直冒简直想切腹谢罪。

           吃完饭,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球赛时,打扫完毕的高尾作出非常诚恳模样,恨不得土下座一般地道歉,然而对此司空见惯的绿间是完全熟视无睹。绿间似乎一脸专注地看着电视,好一阵子,才灌下一口小豆汤,语气平淡:“总之,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谢谢”

            高尾在心里默默刷屏:打直球的小真也超萌啊(/ω\)!